盱眙365網—盱眙論談

  • 13813311198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務平臺
搜索
猜你喜歡
查看: 16240|回復: 8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百姓心聲] 一位盱眙農民給媒體的求助信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19-12-22 17:18:0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一位盱眙農民給媒體的求助信
各新聞媒體:
  我是江蘇省盱眙縣鮑集鎮謝莊村花洼組村民王珍銀。我現向您們實名舉報鮑集鎮政府違規違法欺騙群眾簽定《房屋拆遷補償合同》和違法強拆,希望獲得法律及輿論的幫助助:
1.鮑集鎮人民政府在境內235國道改擴建工程拆遷工作中,2017年無依據要求需拆遷的群眾簽定《房屋拆遷補償合同》(即在和渉遷群眾簽定《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的過程中,始終未向渉遷群眾出具或出示過相關的《房屋拆遷補償估價報告》)、合同簽定后也一直沒有給群眾合同副本。后無依據隨意反悔和本人已簽定過的合同。甚至利用本人對政府的信任,在二次重簽本人肉牛養殖場場房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時,采取欺騙的卑劣手段:以工作忙為借口,要求我在其《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紙中表格空白、沒有填寫拆遷補償內容及金額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上簽字。然后利用該份有我簽過字的,原指關于本人肉牛養殖場凈場房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紙中的空白表格,擅自改變已告知過我的原指我肉牛養殖場凈場房的拆遷補償合同的拆遷內容和補償金額。利用該份空白合同,合并了我原來已經簽過《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的另外一處的住宅房屋,該空白合同還合并了本人養牛場的附屬設施。借此侵吞了本人渉遷的住宅房屋一處、和養牛場的附屬設施,減少了養牛場場房的拆遷金額,假造了一份本人毫不知情的虛假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本信第二頁第一二節有本村原支書謝懷沙、本人2017年和政府所簽三份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的經辦人謝懷沙的現場見證簽字證明,該證明為證據1)。           
2.鮑集鎮政府惡意借故強拆本人房屋,后在鮑集鎮政府意識到強拆問題后,和我協商,雙方于2019年8月6日達成被強拆人所有渉遷房屋的《仲裁合同》(該仲裁合同為證據2,雙方依據該合同到淮安市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但鮑集鎮政府2019年10月22日下午在淮安市仲裁委員會仲裁二庭的答辯中否定依據該《仲裁合同》仲裁,仍然無理辯求仲裁庭按原來已經被證明是虛假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仲裁等無理要求(有當庭書記員筆錄為證,需到淮安市仲裁委調看)......導致仲裁庭無法就本次《仲裁合同》予以仲裁,因此,本人撤銷了本次仲裁。
本地該工程拆遷自2016年初開始,村里通知渉遷群眾搬離原農村住宅、停止渉征土地的耕種。2017年初村里支書謝懷沙通知我去簽了本人三處房屋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一處肉牛養殖場凈場房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中的拆遷補償金額是¥542240.4元(有原合同照片、證據3,一處瓦房住宅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中的拆遷補償金額是¥55741元(有原合同照片、證據4,一處平房住宅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中的拆遷補償金額是¥50409元(證據1中有經辦人謝懷沙簽字證明)。合同簽過后,所有群眾拆遷補償款鮑集鎮政府一直沒有給付。
2018年上半年原謝莊村支書謝懷沙打電話告訴我,說我牛場凈場房的拆遷補償合同的估價錯了,新的估價不含牛場的附屬設施是38萬多。第二天早上我跟謝書記到苗莊、鎮政府新辦公樓賀東兵站長的辦公室去簽牛場凈場房38萬多的拆遷補償合同,當時賀站長拿了一個白色的單據給我看了38萬多的數字,然后讓我在空白合同上簽字,我說空白的怎么簽?他說反正總數字都已經出來了,合同具體內容我還要填好一會,你先簽字后我慢慢填。同時我問牛場附屬設施多少錢,賀站長說大概連房子在40萬出頭。當時我考慮到朱鎮長和謝書記都在場,同時也出于對政府的信任,我就在空白合同上簽了字。簽字后,我向賀東兵索要我2017年第一次和政府所簽的¥54萬多的場房拆遷合同,賀東兵說:等所有事情都辦好后,做一起給你。我也就沒有堅持。注:劃線部分的事實經過,有謝莊村原村支書謝懷沙的簽字證明,該證明的復印件會附于信后。
2019年4月10日,我應鮑集鎮武裝部姜來明部長的事前通知,到鮑集鎮政府姜部長辦公室簽字領取有關本人的房屋拆遷補償款。在我核對自己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時,發現該“合同”和政府已告知過我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內容和補償金額被改變,同時發現本人另一處95號已簽過《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的房屋及牛場的附屬設施被擅自納入到該合同中。該合同的拆遷內容是:本人的96號場房+本人的95號的瓦房住宅+場房的附屬設施,三項總拆遷補償金額是¥344869.83元(有合同照片、證據5。當時我很吃驚的問該合同的經辦人賀東兵是否填寫錯誤。他說是他填寫好合同內容后才讓我簽字的,不會錯。當時我即知被騙了!隨后我就將此事前后的事實經過情況,向謝莊村現支書黃德國用手機短信向其做了匯報,信息發出后并給他打了電話,要求黃書記向上級有關領導匯報(該手機短信的內容,現我已經打印成紙質資料并有謝懷沙的簽字證明、即本信第二頁(自2017年我幾次和政府所簽的本人三處《房屋拆遷補償合同》和到鮑集鎮政府簽本人牛場凈場房空白合同的事實具體經過部分,已經有當時謝莊村支書,即本村拆遷合同的經辦人謝懷沙簽字予以了證明,詳見本信的第二頁)。
      
        鑒于此事涉嫌當地政府或有關公務人員有違規違法和腐敗的嫌疑,且此事已久拖了三年多仍未得到解決,本人約二十畝的土地自2016年初以來一直荒廢無法耕種,給我個人的思想帶來極大的負擔,以及給我的生活造成極大的經濟困難。我于2019年4月11日向盱眙縣信訪局遞交了信訪材料。在盱眙縣信訪局辦公大廳窗口遞交有關信訪材料的過程中,得知需要等2~3個月內才能得到信訪回復,因此我又向盱眙縣紀委郵箱投送了相同的信訪材料。
       1.2019年4月17日下午3:50.盱眙縣信訪局打電話通知我18日上午到信訪局協調此事,后又于4:52分再次打電話告知我有關領導取消18日的協調(有本人手機的通話記錄可查)。
        2.鮑集鎮新任負責該工程拆遷有關工作的武裝部姜部長約我于2019年4月23日下午在鮑集鎮矛調中心的會議室為此事開了協調會。開會初姜部長讓我說明了一下事件的大概經過,后賀東兵對該事件以誤會的借口對事實進行了狡辯和否認,撒謊時氣定神閑,讓我氣憤不已、難以置信。最后姜部長提出的處理意見是:一 : 建議我接受賀東兵假造的那份房屋拆遷補償合同,我拒絕同意; 二:讓爭議暫時擱置,政府先拆遷動工,等該工程結束后再處理關于我的房屋拆遷補償款的問題。我耐心的聽完后脊背發寒,心想:這是政府在考驗人民的智商嗎?這也或許是代表了鎮政府的意見?政府能如此淡定、如此冷酷的處理問題,那我們普通的老百姓還能和誰說理呢?當時我的直接回答是:“你這是個坑,一個對于我來說,就是一個無底的深淵”,我表示無法接受(會議過程我做了錄音)。
       3.因為盱眙縣紀委已經把我的信訪信轉到了鮑集鎮的紀委,鮑集鎮紀委于2019年4月28日上午電話約我在鮑集鎮紀委辦公室向我了解有關情況,后告知在2個月內給我回復他們的調查結果,后約9月初鮑集鎮紀委打電話通知我去鮑集紀委,告知我他們的調查結果是因經辦人員業務不熟練造成了一點誤會,后要我對該調查結果是否滿意簽字,我只好實事求是表明目前該事件正在走《仲裁》程序,暫時擱置。
        4. 2019年5月8日,鮑集鎮武裝部姜部長電話約我到盱眙縣房屋拆遷征收辦,查閱關于本人房屋的有關拆遷補償估價報告并協調處理此事。在盱眙縣房屋拆遷征收辦的一個會議室里(參會的有:鮑集鎮武裝部的姜部長、謝莊村現村支書黃德國 、村主任王中亞、謝懷沙(原謝莊村支書,涉及有關本人已簽的所有《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的經辦人和參與人)、賀東兵(鮑集鎮政府公務元、篡改我牛場拆遷補償合同的經辦人),還有盱眙縣房屋拆遷征收辦的一位領導)。姜部長讓我闡述了一下情況的大概經過時,賀東兵否認其欺騙我在空白合同上簽字并擅自利用該空白合同篡改有關本人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中的標的物等合同內容和拆遷補償金額的事實。同時也應我要求他出示了有關我2017年和政府所簽的第一份我的牛場凈場房的拆遷補償合同(補償金額為:¥542240.4元)和本人一處95號瓦房住宅的2017年簽的第一份拆遷補償合同(合同補償金額¥55741.04元)。注:本人另一處92號平房住宅2017年和政府簽過的拆遷補償合同(合同補償金額為:¥50409元)賀東兵兩次協調會一直沒有出示。當天會議賀東兵出示了有謝莊村原村支書謝懷沙簽字的該房新的拆遷補償合同,合同補償金額變為¥49917.54元(證據6。此時縣拆遷辦的那位領導嚴厲的批評了賀東兵。他說:“原合同不是拿出來給人看的,應該銷毀”。并威脅我說我牛場的場地是租集體的,我說:是,我和村組簽了30年的租賃合同。他說:集體可以收回。后縣拆遷辦的這位領導向我出示了關于本人的有關拆遷標的物的121省道拓寬項目價格平衡表》(該表格中有關于本人三處渉遷房屋的拆遷編號、房屋結構、房屋面積、和房屋的平面示意圖,證據7,而沒有出示我2017年已簽字的本人牛場場房和兩處住宅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的《房屋拆遷補償估價報告》。我要求查看,他只說他口算就可以算出來,我無法接受。后該領導不停的用手指用力的敲擊會議桌,同時大聲的和我說話,態度很不友好。我當時為了避免沖突,就離開了會議現場(會議過程我做了錄音)。
       2019年5月10日上午,鮑集鎮政府在事先沒有任何通知的前提下,強行把本人的一處拆遷編號為92號的平房住宅強拆了,住宅內的所有家具物品或損毀或消失不見。同時,本人的另一處拆遷編號95號的瓦房住宅的門窗也全部被拆除,95號房屋室內一片狼藉,室內物品全部消失或損毀。本人已于2019年5月10日下午到現場查看后報了警(可以查到當時的出警紀錄)。在本人得知房屋被強拆后,及時的和本村的原村支書謝懷沙電話詢問了他是否接到過通知,他說根本不知道。我又和鮑集鎮姜部長通過電話和手機短信再次向他說明了謝懷沙代我辦理本人房屋拆遷手續的權限以及我對三處房屋的所有權和是否拆遷所擁有的知情權、決定權的情況,也發了我和謝懷沙簽過的關于本人房屋拆遷的委托合同,表明了本人對該房屋的所有權和是否拆遷的知情和決定權。而姜部長并不認為政府的行為有任何不妥。我對鮑集鎮政府的野蠻和沆瀣一氣的工作作風十分的憤慨。姜部長說拆遷我的那處住宅,是因為我之前已經轉讓給了謝莊村原村支書謝懷沙,而謝懷沙已經簽過了該房屋的拆遷合同。但事實上是因為謝懷沙之前和另一位擔保人在銀行給本人擔保了¥95000元貸款,因本人當時常年在外地務工,為使謝書記不必因為給本人所擔保的銀行貸款,因擔心我的償還能力而擔憂,2012229日,我把本人三處房屋及所屬土地用合同的方式轉讓抵押在謝書記的名下(證據8)。2017年政府修路,該房屋面臨拆遷,為避免以后產生誤會和矛盾,也為便于本人在外地工作、免于往返辦理相關房屋的拆遷手續,減少因辦理本人房屋拆遷的有關手續等繁瑣事務,給我和政府的拆遷工作帶來的不便,同時也便于謝懷沙及時拿到我的房屋拆遷款后,可以及時的償還我的銀行貸款。所以我們經過溝通協商,2017318日,我們又簽署了一份2012年合同的補充說明(證據9),非常清楚的說明了事情的原委和本人對合同中房屋所擁有的財產權和處置權。后謝書記考慮到過戶一處本人的住宅,就夠他償還本人有他擔保的銀行貸款了,所以在這份合同后我們經過溝通,我又寫了本人的一處住宅的轉讓手續給謝懷沙,為免于重新簽定該合同的補償說明,我們把該份住宅合同轉讓時間寫為2012228日(證據10),意即該份住宅轉讓合同同樣受到2017年3月18日的補充說明的約束。同時我們也明確說明過該房屋是否拆遷按我們已經簽過的補充合同執行,即我必須有財產權、知情權和決定是否拆遷的權利。而這一情況謝書記和鎮政府的有關辦事人員在前期的拆遷工作的接觸過程中都是知道的,因為這本身就是為了配合政府的拆遷工作。而現在鎮政府揣著明白裝糊涂,本人懷疑,鮑集鎮政府以謝懷沙在政府工作的關系,給謝懷沙行政壓力,迫使他違背和本人的合同簽了本人房屋拆遷的合同。強行的把本人存有拆遷補償爭議的房屋強行拆除,而且本人還有一處住宅的門窗被全部拆除。這明顯的是鎮政府有關人員在違法和強權欺民、和對人民群眾的霸凌行徑,和流氓、惡霸無異,是極度不合適。
幾點疑問和說明:
1.鮑集鎮政府在最初讓群眾簽定涉遷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的時侯,沒有向我們群眾出示有關需拆遷房屋物的估價報告,只是讓我們群眾在他們填寫好的拆遷合同上簽字確認。并且我們群眾簽過字后,并沒有給我們群眾所簽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的副本,只是告知:所有渉遷群眾的相關合同都是這樣簽的。我想問......這是否表示政府要讓我們群眾要百分百的相信政府?既然如此,那在這個前提下群眾簽定過的合同,政府應不應該信守合同?政府是否可以凌駕于法律、法規和人民群眾之上,而違背規則的隨意更改或者是隨意的否定和群眾所簽定過的有關合同的法律效力?政府的誠信何在?莊嚴何在?公信力何在?
2. 2018年政府告知我,本人的牛場凈場房的拆遷補償金額是38萬多元(也沒有出示該場房新的拆遷估價報告,賀東兵只向我出示了一張白色單據,上面寫有我的名字和房屋的名稱以及拆遷補償金額),欺騙我重簽了一份事前明確告知過、指我牛場凈場房的空白拆遷補償合同,F在賀東兵無視我已于2017年和政府所簽定過的本人95號房屋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及已明確告知過我的牛場凈場房是¥38萬多元的新的拆遷補償金額,后又在無任何告知和溝通的前提下虛假的將本人三項拆遷標的物合并,減少本人的拆遷補償款至三項拆遷補償款共計才¥344869.83元、該份虛假合同中我牛場凈場房的補償款減少到26萬多元);這么隨便的行政(胡作非為),到底是鮑集鎮政府還是賀東兵個人,心中到底有無國家法律和黨性原則?這是赤裸裸的巧取豪奪、侵吞和消滅群眾的私人財產!心無良知、目無法紀、膽大妄為!
  3.我的一處平房住宅,2017年原合同拆遷補償款為¥50409元(而現在變成是有謝懷沙簽的拆遷合同、補償金額為¥49917.54元,2017年的第一份拆遷合同賀東兵不再出示),有謝懷沙于2019年4月10日給本人的、關于本人簽定過的所有房屋拆遷補償合同事實經過的簽字證明為證(因為這三份合同是謝懷沙經辦的、而賀東兵騙我簽的那份¥38萬多原指我牛場凈場房的空白合同是謝懷沙帶我去鎮里簽的)。但使我吃驚的是2019年4月10日,賀東兵拿出已經做好的虛假合同讓我簽字領取拆遷款時,我發現了合同被篡改并和賀東兵溝通確認該問題時,賀東兵翻臉說是他填寫好合同后我簽字確認的。當時我很震驚!后及時向村領導黃德國支書做了匯報,并要求黃書記及時向上級領導匯報。但后來鮑集鎮有關領導及縣拆遷辦領導的言行讓我很震驚:他們無視現實的事實,無視證據,無視法規、無視黨性原則、無視群眾合法的切身利益,讓我接受賀東兵的虛假合同或先讓他們先開工修路,然后再給我處理房屋的拆遷補償事宜。我想如此漠視群眾的切身利益、群眾如何能接受?對老百姓如此殘酷冷漠、這是常人都做不出來的事情。另縣拆遷辦的那位領導,我不知道他有多大權利可以否定國法,他可以隨便收回群眾合同中合法的私人財產(他指的是我的牛場場地)?他在群眾面前像上帝般威風的存在,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官大一級壓死人?
  4.賀東兵欺騙和利用我所簽的空白合同造假的事情發生后,有關部門都熟視無睹,我想這怎么說也是犯罪行為吧!難道政府一直宣傳的要依法治國、要公民都奉公守法都是欺騙咱老百姓的?或者是法不加官?他們都竭力企圖大事化小,讓群眾吃點虧了事?蛇@事對于我一位普通農民來說,就是一個不可承受的災難。難道這就是官官相護?村鎮有關經辦拆遷工作的干部明知我對房屋所擁有的產權和處置權,他們憑什么私底下達成默契瞞著我把我的房屋強拆了?難道這也就是傳說中的玩弄權術?難道他們玩弄和欺壓群眾不犯法已經成了習慣了?還是上癮了?
  5.關于賀東兵欺騙我在空白的拆遷補償合同上簽字(證據1可以證明這是事實)、并利用我所簽的該份空白的拆遷補償合同,惡意虛假編造和篡改已明確告知過的合同中拆遷補償標的物和拆遷補償金額的合同內容,本人所掌握和向上級有關領導所提供的證據鏈是完全可以說明事實的,這已經給本人造成很大的經濟損失,和巨大的心理壓力和傷害。這不是簡單的工作失誤,而是存在主觀惡意,且整過事實過程是違規違法的。作為政府的公務人員,敗壞黨和政府的聲譽和形象,這是典型的公務員隊伍中的害群之馬,希望上級領導予以徹查。我如果撒謊愿意承擔一切罪責,但我所說如果是事實,希望黨和政府起碼應該給我一個公道。他們以政府的名義,讓群眾簽定的合同在他們眼里,就是這么的兒戲?拿群眾的切身利益和對政府的忠誠信任、甚至是群眾全家的生存資源冷漠待之,良知何在?他們還有什么資格代表政府為人民群眾服務呢?
目前以上情況的延伸:
我是在2019年5月16日開始整理相關實事的反映材料的,由于2019年5月17日有關媒體記者去強拆現場和鮑集鎮政府了解后向盱眙縣政府反映了以上問題的相關情況,以及后來鮑集鎮政府于2019年8月6日和我經過協商我們簽定了本人三處渉遷房屋的《仲裁合同》申請仲裁,因此材料沒有及時的寄出。
2019年5月17日中國經濟時報的記者就有關問題,在我被強拆的房屋實地對我進行了采訪了解。后記者到鮑集鎮政府,找到了鎮政府主要負責該項工作的鎮武裝部姜部長就有關問題向姜部長做了采訪。姜部長電話喊賀東兵一起就有關問題和記者做了解釋和溝通,并打印了一份關于本人房屋拆遷補償協議的說明文字材料,該材料顯示的落款和時間是:鮑集鎮人民政府201955(證據11)。該說明材料有3點情況與實事有出入(該說明無視實事,避重就輕),本人需按事實的實際經過予以幾點說明:
問題一: 鎮政府的情況說明第二頁第五行第二句話始:2018年春節后,由謝書記帶王珍銀到農技站趙錦堂辦公室,由朱保軍副鎮長和賀東兵給予解釋,當時由于機井等漏項未評估,由朱保軍副鎮長與拆遷辦周東持聯系,給予加上,并扣除了相關多出的款項,協議經過初步核算只是大約數字。而實事經過是:第二天一早,我到政府辦公樓前和謝書記見面,后謝書記打電話聯系了鎮里負責該項工作的領導人朱鎮長,朱鎮長到后我們三人一起到樓上賀東兵的辦公室。見面后,賀東兵拿出了一張白色的單據給我說:你牛場場房新的拆遷評估價格已經出來了,你看看。我看到該單據上有我的名字和房屋名稱及一組拆遷金額是¥38萬多的數字。我看后把該單據還給了賀東兵,賀拿出一疊表格空白的拆遷合同紙讓我簽字。我說空白的合同怎么簽字?他說反正總數字都已經出來了,合同的具體內容我還要填好一會,你先簽字后我慢慢填。這時,我問賀東兵我牛場的附屬設施,拆遷大概能補償多少錢,賀東兵說大概連場房一起,總共在¥40萬出頭。同時他還催我先在空白合同上簽字,我說:這你讓我很為難。這時朱鎮長說:你簽字沒有事,錢又不是他家的,賀站長總歸是忙啊,再說還有我和謝書記在這兒呢,弄錯了我們給你證明。謝書記也接著說,你簽沒有事,弄錯了我給你證明。因此,當時我考慮到朱鎮長和謝書記都在場,同時也是出于對政府的信任,我就在空白的意指牛場凈場房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上簽了字。簽字后,我向賀東兵索要我2017年第一次和政府所簽的¥54萬多的牛場場房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賀東兵說:等所有事情都辦好后,做一起給你。我也就沒有堅持。而鎮政府所出的這份說明與事實偷換概念,很不相符。事實是已經明確告知了我,當時是簽我牛場凈場房的拆遷補償合同的,且明確該合同牛場凈場房的拆遷補償金額是38萬多。沒有提到我牛場的附屬設施,也沒有提到我95號房屋包含在該份有我簽字的空白合同中,因為我95號房屋已于2017年已經簽過了《房屋拆遷補償合同》。而該說明脫離事實經過,模糊事實過程,偷換概念而扭曲了事實。
問題二:鎮政府的情況說明第二頁第九行第二句話始:表格簽字后王珍銀就走了(這句話那天記者在鮑集鎮姜部長的辦公室里采訪的時候,記者提問關于空白合同的問題后,姜部長和賀東兵也都承認了我在賀東兵給的空白拆遷補償合同上簽字后我就走了,合同內容是賀東兵后來填寫的(這是事實),他們說那份合同可以銷毀不作數的(注:采訪過程中的事實記者可以證明)。但問題是2019年4月10日,在我發現虛假合同內容后,和賀東兵確認是否是他填寫錯誤,而賀東兵卻罔顧事實、竭力撒謊說是他填寫好以后我簽字的;2019年4月23日下午,賀東兵在鮑集鎮矛調中心會議室姜部長主持的協調會議上,也狡辯和否認事實;2019年5月8日,在盱眙縣房屋拆遷征收辦,查閱本人的需拆遷房屋的有關原始拆遷補償估價報告時的協調會上,賀東兵也拒不承認事實經過,并問我他出示給我的白色單據在哪里。注:這兩次協調會的過程我都有全程錄音為證?墒菑孽U集鎮政府在處理此事的前后過程中整體的態度上來看,有關領導總是罔顧事實,避重就輕,給政府形象抹黑。
問題三:鮑集鎮政府的情況說明第二頁第十行第二句話始:后來王珍銀又將95號住宅房轉讓給謝懷沙書記(因王珍銀在銀行貸款由謝懷沙擔保,到期未還,由謝懷沙代還,用95號房作為償還資金的一部分)。按鮑集政府所給出的這份說明:本人95號房屋(是本人的瓦房住宅、是磚木結構),按鮑集鎮政府的操作,該房屋已經轉讓給謝懷沙了(這基本有事實根據、但只是謝懷沙在簽該房屋的拆遷補償合同前,沒有履行事先告知和沒有經過我的同意)。但政府不能自圓其說的是,本人95號房屋又被賀東兵納入到他給我篡改的本人96號場房的虛假拆遷補償合同中了;鮑集鎮政府實際強拆的卻是我的92號房屋(本人的平房住宅、是磚混結構);
按此邏輯得出三點結論:
1.鎮政府的這份情況說明,證明了謝懷沙和鮑集鎮政府簽的是我95號房屋的拆遷補償合同,而鮑集鎮政府實際強拆的是我92號的平房住宅(因為我92號平房是磚混結構、我95號瓦房是磚木結構,本人隨該材料提供的證據7可以證明)。他們竭力造假撒謊,卻被細節無情的打了臉。無恥、丟人!
2.鮑集鎮政府的這份情況說明大部分情況模糊事實,偷換概念或避重就輕。如:該說明中的描述只說明了我給賀東兵簽的是空白的“房屋拆遷補償合同”,這是事實,但說明中描述 :2018年春節后,由謝書記帶王珍銀到農技站趙錦堂辦公室(當時朱鎮長、謝書記和我進入辦公室只看到賀東兵一人在辦公室,到底是誰的辦公室我確實不清楚),有朱保軍副鎮長和賀東兵給予解釋(二位和我說的原話是,朱鎮長早上和我見面后說:就牛場場房的合同弄錯了,其他兩份合同都沒有問題,你牛場的附屬設施我們盡量爭取,給你多彌補一點);上樓剛進辦公室,賀東兵就說:王老板來啦,你牛場場房新的拆遷補償已經出來了,是38萬多。說著他從辦公桌上拿出了一張白色的單據給我看,我看單據上有我的名字及養牛場和一組數字,總數字是38萬多,具體多多少我忘記了,然后我把白色單據還給了賀東兵,賀就讓我在空白拆遷補償合同紙上簽字......但該說明罔顧事實,令人不齒)?傊,該說明:混淆視聽,欲蓋彌彰;謝懷沙在未告知我的前提下代我簽的是我95號瓦房,而鮑集鎮政府強拆的卻是我的92號平房(事后,鮑集鎮政府發現錯誤后又重填了一份用鋼筆標注為95號而其實拆遷內容為我92號房屋的拆遷內容的合同。但鮑集鎮政府2019年5月5日的這份說明(證據11)和盱眙縣房屋征收辦提供的《121省道拓寬項目價格平衡表、鮑集》(證據7)的材料中關于我房屋的結構和編號鮑集鎮有關參加拆遷征收工作的人是改變不了的。作為政府的公務人員,如此齷齪,令全國人民不忍直視。這就是他們為什么在群眾開始簽定《房屋拆遷補償合同》時要違規違法(指不給群眾合同附件和不出具和出示相關渉遷群眾的《房屋拆遷補償估價報告》)而和群眾簽定拆遷補償合同的原因吧!這樣他們就可以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了,說不定還可以大撈一筆的訣竅!此事表明,某些公務人員是多么的善于制造腐敗的土壤)。
3.賀東兵利用欺騙的手段獲得有本人簽過字的空白拆遷補償合同后,而我2017年和政府所簽的96號的場房和兩處住宅房屋的拆遷補償合同都沒有和我當面銷毀,在我向賀東兵索要本人96號場房2017年的拆遷補償合同后,賀也借故推遲,F在想想,這是否已經有了貪污腐敗的空間和土壤了?如果誰說這沒有圖謀貪污腐敗的嫌疑,那他肯定是昧著良心說瞎話了。政府有句話說的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2019年11月4日,鮑集鎮姜副書記(前文的姜部長)打電話通知我到鮑集鎮政府沈所長(鮑集司法所)處拿關于本人三處渉遷房屋的《集體土地房屋拆遷補償估價報告》,我于5日上午已在沈所長處拿到。根據該報告顯示,本人認為該報告的法定依據不足,房屋(倉房、磚木結構)220元㎡、(瓦房、磚木結構)653元㎡、(平房、磚混結構)的估價不合理。脫離本地房地產市場的現實,違背國家拆遷保持群眾現有經濟生活水平的政策要求精神。本人已經告知鮑集鎮政府,該報告本人不予認同。
在此,本人表態,我所反映的材料全部屬實,如有半點人為虛假,我愿意接受政府的任何懲罰!
本人目前所了解的有房屋關拆遷補償的政策是(附.證據12):
1.房屋地上物,二層以上樓房每平方米補償¥3300元;
2.搗(預)制磚砼結構房屋每平方米補償¥2800元(本人92號房屋);
3.磚瓦房每平方米補償2400元(本人95號96號房屋);
5.平、草房每平方米補償1900元
4.倉房每平方米補償920元
5.室外水泥地坪每平方米補償165元
6.廁所每平方米補償190~300元
7.磚石墻每延長米補償190元
8.格柵(含工藝格柵)每延長米補償450元
9.大門樓每個補償2400元
10.異地安置補助費每戶2萬元(隨信附資料復印件)......
  本人訴求:
1. 我的三處涉遷房屋(肉牛場凈場房、瓦房住宅、平房住宅)本人于2017年和政府所簽的三份合同(牛場凈場房拆遷補償款為:¥542240.4元、瓦房住宅拆遷補償款為:¥55741.04元、平房住宅拆遷補償款為:¥50409元),到目前為止,因政府一再拖延給付拆遷款和改變已簽合同,而沒有落實,且后補給的估價報告非拆遷前第一時間給出的估價報告,該報告沒有信任價值。且脫離現實和政府實際的拆遷補償政策和標準,因此本人要求按政府目前正常的拆遷政策及標準給予本人房屋的拆遷補償;另外本人肉牛養殖場還有二十四年的經營使用時間、有營業執照,鮑集鎮政府按普通房屋拆遷本來就不合理。且現因政府修路拆遷而無法繼續經營使用,同時政府也沒有給本人另外安排場地建場,因此給本人造成了實際的搬遷、重建和經營方面的現實損失,需要另外予以評估和適當補償。
2. 賠償本人被強拆的兩處住宅內的所有物品的損失,損失的物品清單為:(1).平方住宅內的家具是:大衣柜一套、矮柜一套、梳妝臺一臺、婚床一張、洗衣機一臺、衣服若干、另及雜物若干(估價2萬元);(2)瓦房住宅內損失的物品有:家具一套(家具:大衣柜一套、矮柜一套、梳妝臺一臺、席夢思床一張及床墊、25寸彩電一臺、冰箱一臺,牛場工具:兩項電小型電焊機(純銅線圈)一臺、手按壓式金屬切割機一臺、手拿切割機一只、手拿打磨機一只、手拿電鉆一只、手推小車兩臺、牛灌藥鍍鋅鐵架高2.5米*2米一個、泡沫夾心板280張、衣服若干、廚房廚具一套、小雜物若干)(估價約3.5萬元)。
3. 補償因政府拖延導致的本人約16畝旱田土地和約2畝魚塘四年沒有耕種和養殖的經濟損失。旱田每畝每年補償金額1200元,魚塘每畝每年2000元。
4. 另外肉牛養殖場的附屬實施拆遷補償合同待簽。
5. 由于謝懷沙仍在鎮政府上班,事實證明,因工作關系,他在代理我辦理有關本人房屋拆遷合同手續的過程中,主、客觀都無法做到確保我的權利和利益。因此我要求今后關于我的三處房屋的拆遷必須有我本人簽字同意,本人所有房屋的拆遷補償款,政府應如數打到我指定的賬戶(我92號房屋鮑集鎮政府已打給謝懷沙的四萬多元除外,有本人和謝懷沙結算)。
另鮑集鎮姜副書記于2019年11月6日給我發了這條信息:我們一直抱著極大的誠意和耐心,想通過友好協商或仲裁途徑解決分歧,但你自己一直期望值太高。社會主義法制國家,代表并保護最廣大人民的合法利益,對于片面強調個人利益,因而損害國家、集體和群眾利益的行為,是必須依法打擊的。235國道征地,是國家基礎建設需要,不是商業拆遷。我們希望能達成協議,并盡量照顧被征地戶訴求,但如果被征地戶堅決不配合,我們只能依法進行下一步工作,由此產生的后果,需自行承擔!
我的回復是:姜書記:我始終相信我們的國家是人民的國家,是講法制和講道理的國家。自235工程征地拆遷開始,我們地方所有的涉遷群眾都是很積極的配合的,都在第一時間搬離。謝莊村拆遷2017年我是第一個簽字的,這個情況謝懷沙支書可以證明,只是你們鮑集鎮政府在接下來的拆遷補償款給付過程中,屢屢拖延時間,更是違規違法的屢次三番要求改已簽合同,甚至是使用卑鄙無恥混蛋的手段,騙取本人在空白的拆遷補償合同上簽字,然后利用有本人簽字后的空白合同私自更改已告知本人的拆遷合同內容和補償金額,消滅原有合同,侵吞我個人房屋資產。在我和政府某些腐敗分子堅持真相的這一過程中,我了解到了國家相關的拆遷補償政策,我現在一再和你們政府說過,我不是丁子戶,也沒有想過成為丁子戶,我只是在維護自己合法權益。如果鮑集鎮政府想以你們的行政權力強行的對我打擊報復,我誓死捍衛自己的合法權益,我相信事實和真理總有見光的一天!
聲明:
    我不是釘子戶,也從來沒有想過做釘子戶,這一點從拆遷一開始本人一直都積極配合的實際情況就可以說明。導致目前現實的情況原因是清楚的,本人最初也是難以想象的,也是本人目前萬分震驚和十分痛苦的。所有的起因都是當地政府有關工作人員的胡作非為所導致的,且鮑集鎮政府不能實事求是、公平公正的處理問題的行政作風有不可推卸的關系,F在我也很因為我個人的事情,給政府和上級有關領導帶來的麻煩很是報歉!但我無力承擔自己不可承受之重,及無法容忍個人的尊嚴被酷吏隨意的踐踏。謝謝!
                              求助人:盱眙縣鮑集鎮謝莊村花洼組村民王珍銀
                              手   機 :15751846958
                                                                 日期:2019年11月11日

7 t: V" z- W6 {& ]+ u* e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頂 踩
3#
發表于 2019-12-23 09:37:45 | 只看該作者
這么長,我沒看完,但我是城鎮拆遷戶, 非常能明白此人心情,和政府的草率,倉促,不顧人民個人利益的行事風格. % q7 Z& {3 v7 |6 N5 g, P! N9 x' M

: }+ p; h! h9 A# O. F" L2 h社會由千千萬萬個人組成,希望此人最終得到較為公正結果!
: R7 U8 |4 B8 ?" ^/ i" p
# I: p$ g- [# C& Q. xOf the people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4#
發表于 2019-12-23 21:54:22 | 只看該作者
希望你得到公正處理,表示關注。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5#
發表于 2019-12-24 07:57:19 | 只看該作者
舉證好全,政府應當公開處理結果,不然對政府不利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
發表于 2019-12-26 17:01:27 | 只看該作者
希望你可以得到最公正的待遇。拿回自己應該拿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快速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pos机免费送他们怎么赚钱